池深不知归处

吧唧吧唧。

好久没板绘.自娱自乐丝毫不像。是打算画两张狂草摸鱼来的..结果手速感人Orz
希望下周回来还记得第二张-。-
想写文啊想填坑 我真的懒得惊天动地了。


动作有参考。

一只Loki喵。
私心打个锤基tag。
“这位Loki同学请不要喵呜喵呜了!!!”

“如果有必要,我们可以一起流浪,区区代价,不足挂齿。”
蹭一波5•20热度,讲真我还是更钟意5•21..不不这不重要 求你们快结婚!!

好久之前的 囤一下
奇怪 我话费怎么又透支了

开了电脑就没忍住..随手摸鱼。
姿势有参考。

【双玄】甜到腻死30题之单数

理科生倾情描绘恋与双玄感人肺腑惊天动地

一雨成秋:

*现代设定全是实习医生贺玄与自由画师(偶尔cos)师青玄


古代设定全部双神官,详见上篇赌书泼茶,古代前加*


点我看文科生激情写双数三十题,听说对文科生八百字易于一百字




1为恋人梳头


今天贺玄放假,贺玄本来想好好睡个懒觉的,没想到师青玄要拍正片。贺玄在大学里是摄影部的,于是就被拉过去摄影了。


“贺兄,来帮我……”


“别烦你自己解决我还想再睡一会……”可是抬眼看见师青玄乱糟糟的长发又无奈地叹了口气,慢悠悠睁开眼睛,再慢悠悠地拿起梳子,一点一点和他一起撸顺假发。


如果不是假发那就真的岁月静好了。


“唉贺兄你轻点!”师青玄看着掉了一地的假发,心疼了这顶假发一秒。




3从背后抱住做饭中的恋人


师青玄作为一个少爷不会做饭,贺玄也不会。


但是他们都有很高的觉悟,从来不去隔壁谢怜花城家里蹭饭。


所以难得一次,师青玄下厨了。虽然过程有点艰难,但是他实在是懒得画图,便化无聊为厨艺,在厨房里认真地烧饭,以至于听不见贺玄开门的声音。


贺玄看到师青玄烧饭还惊奇了一下,便悄悄走到他身后抱住了他。


师青玄有些发怔,半晌才道:“你回来啦!”


“恩。”




5情侣手链


贺玄应该不会喜欢这些,也不能带吧。师青玄想着把情侣手链放进了柜子里,便开心地去画图发糖了。




7把自己那一份点心推到恋人面前


晚上被花城一个电话叫去谢怜家吃饭。贺玄百般推辞,可是花城言下之意是:你以为我想啊,可哥哥要和师青玄聚一聚,好几个朋友都来了,你不来怎么可以呢?!


贺玄和师青玄被谢怜热情对待了,一起吃饭的还有风信,慕情,引玉,权一真,还有戚容。


晚饭是花城引玉一起烧的,所以大家都好好地活了下来。


饭后有一份点心,看上去还挺好吃的,于是师青玄将自己的一份留给了贺玄。


可这份点心,是谢怜花了一个下午秘制的。


贺玄吃后:“有毒……”于是倒了。


花城:“我觉得哥哥做得很好吃。”


谢谢贺玄试毒大恩大德。




9Pocky游戏


贺玄被叫醒的时候很多人已经在玩游戏了,他堪堪回神,发现这局赢的是花城,输的恰好是师青玄。花城坏笑了一下罚师青玄和贺玄玩Pocky游戏。


兄dei!大恩不言谢。


贺玄冷着脸吃完大半截Pocky之后把剩下的咬在嘴里,等着师青玄亲上来。


师青玄一边暗想这也太犯规了一边磨磨蹭蹭去啃那段Pocky。然后顺理成章被贺玄吻住了。


“啊啊啊啊啊啊狗花城我做错了什么我还是个孩子!!!”戚容如是叫道。


“再鬼叫把你荧光绿的衣服做成帽子扣你头上,让你变成真·青灯夜游。”贺玄笑道。


“我这件荧光绿的衣服是限量的你赔得起嘛!”


“我赔得起。”戚容听见师青玄如是说。




11醒来后偷亲恋人


平时贺玄要工作,所以总是起得比师青玄早些。


起早了便会偷偷亲一下师青玄,师青玄一直是不知道的。


可有时候师青玄也会早起,看着贺玄好好地睡着,不自觉地笑了一下,在他额头上轻轻亲一口然后去洗漱。


贺玄其实是醒了的,看着师青玄的背影也莫名笑了一下,翻身继续睡。


今天休假,真好。




*13烟火大会中在人群中接吻


人间过年。师青玄免不了拉着贺玄下界游玩一番。


人们喜欢在年三十那天守岁,期盼来年。所以这天晚上灯火通明,并且四处燃放各色的烟花。


刹那的美好。贺玄叹了一口气。


“贺兄。”师青玄突然停下来,笑得眉眼弯弯,抓住他的领子,贺玄会意,甩开了风师扇,换来了一个亲吻。




15亲吻恋人的手背


师青玄有时候也会穿女装,他穿女装的时候挺好看的,唯一不好的是他喜欢拉着贺玄一起穿女装。贺玄表示自己是一个正经的有原则的医生,怎么可能穿女装呢,然后被大餐诱惑了。


今天是情人节,恰好医院放自己假,然后本想和师青玄干·个爽,被莫名其妙拉去了漫展,看师青玄很开心地cos了一个他不知道的女性角色。


贺玄的忍耐是有限的。中午的时候,他走到还在摄像机面前的师青玄,牵起他的手,在手背上吻了一下:“愿意和我共进午餐吗?”


这一幕被传到网上,好心人认出这是少君倾酒和他经常合作的一个coser。


然后少君倾酒的微博炸了。




17我知道错了,原谅我


“别呀贺兄,别生气。”


“哼。”


“唉,我下次不这样啦,我知道错了,原谅我。”


贺玄终究还是挡不住师青玄的求饶,姑且原谅他拿自己当漫画男主角原型这件事了:“还会有下次?”


“没……”还没说完被亲了。




19在家依偎在恋人怀里看电影


今天贺玄回来挺早的,吃完晚饭就瘫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好像是睡着了。


“贺兄?”师青玄坐在他身边一动不动,“累了吗?”


“恩。”贺玄好像整个人都快断气一样气若游丝。


师青玄就拦着贺玄,让贺玄靠着自己,打开了电视,看黑白电影《罗马假日》。虽然整个过程贺玄都是昏昏沉沉的,但是师青玄和贺玄都觉得岁月静好。


还好深爱彼此不用分离。




21宣告所属权


“你是我的!”师青玄看着贺玄笑道。


“恩。”贺玄漫不经心地回答着,手中却被塞进了一支笔。


“所以我的爱人,来帮我画人体吧!你在医科大学不是鬼才吗?”


“告辞。”




*23将恋人扛起来/公主抱


“走不动啦!”师青玄吵吵嚷嚷,甚至拿糖葫芦的手都垂下来了,眼睛里都充满疲惫似的。


二人下界逛集市,可是逛久了师青玄就有些累,加之女孩的身体本就有些较弱,加剧了这种疲惫感。贺玄叹了口气,心中默念很多遍下不为例,低身抄起师青玄的膝弯,一手揽着他的腰,将她抱起来。师青玄呆呆地盯着贺玄,低语道:“风师大人,我最好的朋友。贺玄,吾爱。”


天下起了小雪。


“走吧,去泛舟。”




*25为恋人戴上花朵


湖面风平浪静的。向渔家借了船,便慢慢悠悠划向了湖心。师青玄温了壶酒,披着大氅坐在船中。


“堤上游人逐画船,拍堤春水四垂天。绿杨楼外出秋千。”师青玄声音婉转悠扬,雪落在杯子里瞬间融化,他小酌一口继续唱道,“白发戴花君莫笑,六么催拍盏频传。人生何处似尊前。”


“贺兄,等开春,为我簪花可好?”




贺玄折枝一朵,轻轻插入发髻。


春雨如丝。


正是人间好时节。




27海边嬉戏


谢怜花城就住在自己家隔壁,师青玄和谢怜又是一个专业的,大学还是一个宿舍的,感情自然非常要好。所以他们决定去海边玩。


花城十二个反对,急忙在医院请了几天假来陪谢怜,并坏笑着问贺玄你请不请假。


得,你有钱你先说。然后贺玄也请假了。


师无渡带的贺玄实习,他当然知道自己家的弟弟是怎么被贺玄一步步诱拐骗走的,可是师青玄偏偏还死心塌地,嫁出去的弟弟泼出去的水。


所以四个人组团去了海边。




“我们趁贺兄睡着的时候把他埋在坑里吧!”


“???”师青玄我们之间的爱呢?贺玄墨镜下的眼睛突然睁开,并拉着师青玄去捡贝壳了。


“贝壳带给你好运。”师青玄想着,停下了画贝壳的手,看了看手边的一小摞贝壳安心地笑了。


“希望你们都好运。”


然后师青玄微博在更新之后又炸了,不仅因为更新了画,还因为照片一不小心拍到了隔壁的太子悦神和血雨探花。


大家称这次旅游为:神仙旅游。




29一人戴一只耳机


到了晚餐时间,贺玄借吃不惯海鲜的名义拉着师青玄走了,去了一家小家常菜馆,两人并排坐着,等菜的时候便一人听一只耳机。


“Over seas from coast to coast.Find the place I love the most.”


“So I say a little prayer.Hope my dreams will take me there.


Where the skies are blue.To see you once again, my love.”




“I love you.”




单数终于写完啦,可能没什么质量。


25出现的诗是欧阳修的《浣溪沙》


29出现的歌是Westlife的《My Love》


还是最喜欢双玄了……如果懒癌有救会写相遇过程。




心情好会写相遇和大背景。


点我看医科大学404宿舍四鬼才性感在线



【双玄】甜到腻死30题の双数

☆现代设定 实习医生贺总x闲得要死(划掉)偶尔cos的自由画师青玄er
☆单数指路 @一雨成秋 

2.将亲吻过的花朵送给恋人
难得休息,贺玄再次毫无底线地无视了亲手设定的18个起床铃,直睡到下午两点,才一脸无奈地举着闹钟缓缓爬起来。
就这么睡眼惺忪地踱到客厅,贺玄还在奇怪着为什么今天这么安静,不经意间,一个身影闯进了他的视线。
师青玄正捧着一大束向日葵在阳台上走来走去,看起来心情很好,隐约还能听见几句断断续续的哼唱。下午两点的阳光明媚得刚刚好,就那么倾洒在他身上,将他柔软的发丝笼在一层淡淡的光晕里。
贺玄不自觉地愣了几秒。
“哇,贺兄你起来了啊?”对方显然注意到了他,花都没放下就径直走了过来。他手中的向日葵很高,将人挡住了大半,只露出了一只笑眯眯的眼睛。
“恩,早安。”贺玄若无其事地理了理衬衫,不去看那只眼睛。
“哈哈,不早了。”那束向日葵说。
“那好,我去洗漱。”贺玄伸手摸了摸花束后那只毛绒绒的小脑袋,转身就要拐进洗手间。
“哎,等一下!”花束猛然低下来,露出了师青玄那张被太阳晒得红扑扑的脸。
贺玄略带疑惑地望着他。
只见师青玄低下头,在花瓣上轻轻一吻,下一刻,一大捧向日葵就出现在了贺玄面前:“贺兄,早上好!”
贺玄看了他几秒,轻轻笑了下,低头在同样的位置落下一吻:“早上好,亲爱的。”

4.为恋人扣扣子
“贺——兄——!”
一睁眼,入耳的又是师青玄的声音,有时候贺玄也会忍不住思考为什么他每天都可以这么有活力,难道只是因为大脑构造简单吗?
还不等他起来,师青玄就拎着裙子冲了进来:“贺兄你快帮我个忙!这个扣子我够不到啊!”
贺玄微微眯眼,打量着他:一身洛丽塔小裙子,看样子又要去逛展,一撮头发高高跷起,大概也是刚起床不久,面上粉黛未施,显得相当诡异。
贺玄被扑面而来的违和感激得向后一挪,这才伸出手去帮忙。
蓝紫色的小裙子很是好看,衬得师青玄的皮肤愈发白皙,贺玄的指尖不经意扫过他修长的脖颈,师青玄微微一缩,耳尖泛红。
屋外的鸟啾啾鸣了几声,贺玄拉过师青玄,在他颈上轻轻一啄:“好了。”
师青玄一下子转过头来。
贺玄被巨大的视觉冲击吓得忘了躲,愣是被师青玄亲了满脸口水。
直到师青玄蹦蹦跳跳地去找假毛,贺玄才后知后觉地摸了摸自己的脸。
好像,也还不错。

6.排队很久为恋人买限时贩售的点心
“啊!怎么又卖完了啊!”第无数次,街上回荡着师青玄绝望的哭喊。
“乖,还有下次。”贺玄伸手搭在他肩上,轻声安慰道。
“可这是限时贩售哎!下次又不知道要等多久了,好不容易排到这里了,怎么又卖完了啊!”师青玄哭丧着脸,虽被贺玄揽着走,也还在不死心地回头,期望店主能翻出一盒被遗忘在角落的点心。
当然,每次都没有。
几天后的某个晚上,师青玄抱着手机倒靠在沙发上,一双细白的腿在墙壁上左右摇晃。
“怎么还不回来啊... ...又要写报告?”师青玄望着屏幕上那张稚气未脱的脸喃喃道。
这是贺玄大一的照片,眉眼和现在没多大区别,只是气质更像个文弱书生,全然没有现在的冷淡老成。师青玄偶然翻出来之后喜欢得不行,说什么也要设置成手机锁屏,贺玄拦不住他,也就作罢了。
不知为何,师青玄一看到这张脸就会无比平静,不多时,他竟有了朦胧睡意。
不知过了多久,师青玄模模糊糊地听见了钥匙转动的声音,下一秒,一个高大的身影将手中的盒子放在他面前的茶几上,又俯身在他额上轻轻一吻。
点心的香甜混着贺玄身上淡淡的柠檬味将师青玄包裹起来,他下意识抱紧了贺玄的手,满足地蹭了蹭,这才睡熟了。
再次醒来已经是两小时之后了,师青玄一睁眼就看到了黑发蓬乱的贺玄正在一边看电视一边吃自己的点心。
悲愤和懊恼瞬间充斥了师青玄的大脑,让他有想把贺玄按进盒子的冲动。
算了算了,谁叫自己喜欢这个行走的饭桶呢?
师青玄无奈地摇了摇头,伸手揽住了贺玄的脖子:“贺兄,我也要吃——”

8.「把你的脏手从我的人肩上拿开」
俗话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贺玄也不例外。
作为医学院冉冉升起的新星,再配上一副端正的面貌,自然少不了被各路追求者惦记着,只是碍于医生身份,他也不好对病人发作。
面对追求者的疯狂攻势,他不是不想躲,只是之前发生过患者顺势假摔的事情,差点儿给导师和医院抹黑,院长千叮咛万嘱咐,让他务必收敛自己的脾气。
“请您自重。”贺玄望着对面姑娘伸向自己肩头的手,暗自嘲讽自己何时竟也这般世俗了。
对方显然不吃这一套,娇嗔着活像林妹妹再世,仿佛一阵风就能吹倒。
突然,一双手扶住了她的肩膀,将她顺势带起,下一刻,她身后响起一个阴沉沉的声音:“把你的脏手从我的人肩上拿开。”
那姑娘吓得一颤,甚至没敢回头,只抬头狠狠看了贺玄一眼,就红着眼眶跑开了。
师青玄不紧不慢地从阴影中晃出来,手中依旧是师无渡送他的那柄折扇,扇柄轻轻一挥就挑上了贺玄的下巴:“娘子别怕,我来接你回家。”
贺玄推开师青玄的手,低声道:“胡闹。”嘴角却是不自觉地上扬了。
至于称呼什么的,他根本不屑于纠正,反正师青玄在外面叫得再猖狂,也只是美好的幻想罢了。

10.膝枕
“贺兄,咱们今晚一起看电影吧?”某天下午,刚进门的师青玄摇着手里的碟片如是说。
于是到了晚上,二人一手一只抱枕,并肩坐在了沙发上。
师青玄一边往杯子里倒牛奶一边兴奋地介绍:“我听人说这个可好看了,贺兄可一定要好好欣赏。”
结果,只是普通的恐怖片,剧情老套,情节平淡,贺玄没看到一半就昏昏欲睡了。
师青玄倒是兴趣盎然,边看边往前凑,恨不得整个人钻进电视里。
贺玄拉住快要掉到地上的师青玄,顺势一倒,就枕在了他的膝盖上。
“哈哈好痒,贺兄你干嘛?”师青玄笑嘻嘻地就要去揉贺玄的头发。
贺玄伸手拦下师青玄的爪子,另一只手迅速将刚剥好的橘子塞进了师青玄嘴里:“别乱动。”
“唔... ...”橘子有点儿大,师青玄挣扎了半天才勉强成句:“贺兄,好过分。”
他膝上装睡的贺玄微不可查地勾起了嘴角。

12.为工作中的恋人按摩肩膀
师青玄最近接了个室内设计的工作,也少有地忙了起来。
像他这种人就是个极端,平常总是无所事事地四处逛街采风,一旦开始创作又忙得昼夜颠倒。
凌晨两点半,看着书房透过来的隐隐灯光,贺玄叹了口气。
他本来想去陪着的,但师青玄以不要打扰他创作为理由把他赶了出来。
想了想,他还是起身去厨房冲了杯咖啡,轻轻推开了书房的门。
师青玄正按着脖子俯在桌上,还面目狰狞地连打了好几个哈欠。
贺玄将杯子放到桌上,一双手在师青玄肩上捏了起来:“休息下吧。”
师青玄显然十分享受,闭着眼睛一脸惬意地靠在椅背上,嘴上还叽里咕噜说个不停:“不行啊贺兄,你这个手艺不行,你是不是医生啊?”
贺玄强忍着才没有一记手刀劈上去。
“哎贺兄,那你有没有别的服务?”师青玄突然转身,一双眼扑闪着。
“什么?”贺玄停下动作,不解地望着他。
“就... ...”师青玄笑得愈发无害:“酒店塞小卡片那种呗。”
“滚。”贺玄反手将师青玄的脸推回去:“老实坐好。”
暖黄色的灯光落在二人身上,在地板上映出一立一坐两个身影,站着的那个将坐着的抱起,带回了卧室。
不多时,卧室传出了匀称的呼吸声。
只是,没人喝那杯咖啡。

14.因为恋人的微笑而脸红
又是阳光明媚的一天,师青玄拉着贺玄出去摄影。
贺玄大学时是摄影部的,平常没事也会拍拍照,师青玄正好借这机会把他拖出来玩。
“贺兄,看我看我!”师青玄抱着画板在草地上转圈,阳光透过的繁茂的枝桠在他身上留下斑驳树影,有只蝴蝶落在他肩头,贺玄举起相机,定格了这个画面。
师青玄一回头就看到了贺玄正在不远处的树荫里看着刚拍下的照片,笑容温暖。
他低下头,拍了拍自己发烫的脸。
天气好热,晒得脸都红了。

16.亲吻恋人的发梢
师青玄突然决定蓄发了。
他头发本就偏长,又几个月不打理,很快就垂到了肩上,再加上他总是半夜钻进贺玄的被子,于是几乎每个工作日的早上,贺玄都可以享受到吃一嘴头发的特殊福利。
这天早上,贺玄睁开眼,嫌弃地拨开枕边的碎发,掀开被子就要起来。
师青玄也跟着坐了起来,紧紧抱着他,含糊不清道:“贺兄不要走... ...多陪陪我... ...”
贺玄低头看了眼手机,确定自己离迟到只差一个回笼觉之后,断然拒绝。
师青玄还迷迷糊糊地不撒手。
贺玄无奈地叹了口气,将师青玄揽在怀里,轻轻吻了吻他的发梢。
师青玄好像突然清醒了,一下子松开了手。
这是二人同居以来贺玄出门最顺利的一天,他没想到吃头发就可以轻松唤醒睡傻的师青玄。
当天晚上,贺玄一踏进门就看到了一头清爽短发的师青玄,还没等他发问,师青玄就主动揽了上来,笑得毫无廉耻:“我仔细想了想,贺兄以后还是亲我吧。”
贺玄的微笑中透露着疲惫。

18.朋友聚会时下意识搂住恋人的腰
最近贺玄的小学同学邀请他去参加聚会,说好听点儿叫聚会,其实也就是互相炫耀现状。贺玄自然属于人生赢家,不过有人发现他周围常年没有异性出没,认定了他是条单身狗,就故意对他说:“记得带上嫂子啊?”
贺玄秉承着不吃白不吃的原则,毅然决然地拉上了师青玄。
师青玄出门的时候还很忐忑:“那个... ...要不我还是别去了吧?”
贺玄没理他。
“那... ...要不我去换身女装?”师青玄试探道。
“不必。”
“没事儿,反正我也不是没这么穿出去过,你不必有负担哈哈哈... ...”
“我说了不用。”贺玄停下脚步望着他:“你今天怎么事儿这么多?”
师青玄不说话了,跟着贺玄上了车。
“哎呀,贺玄来啦?”
“听说当医生了?很发达嘛!”
“嫂子呢?怎么不见人。”
“哈哈哈贺玄啊,让你带女朋友你带个小白脸来干什么?”
一进到房间,一群人就围了上来。
“难道... ...这位就是嫂子?”
“哈哈哈哈哈不会吧,没想到你好这口,真没看出来啊!”
师青玄的头越压越低,本来准备好的问候一句也说不出口。
贺兄察觉到了他的不安,下意识搂住他的腰:“介绍一下,这位是我的恋人。”
那群人愣住了,似乎没想到自己的玩笑会成真。
“还有,”贺玄顿了一下:“不是嫂子,叫大哥。”
终于有人犹犹豫豫地开口了:“他... ...不会是骗子吧?”
贺玄也难得话多:“经济独立,工作稳定,比你有出息。”
被贺玄带上车的时候,师青玄偷偷地戳了戳他:“贺兄你还真是撒谎不打草稿,我一个自由画师,哪里工作稳定了?”
“恩?”贺玄一边给他系安全带一边开口:“我的一生挚爱,不够稳定吗?”

20.「你还要盯着我看多久?给我等着,等我做完这些就看回来。」
师青玄特别喜欢贺玄吃饭的样子,专注又细心,不会漏掉任何一粒米,所以每次师青玄吃饱了,总喜欢盯着贺玄看上一会儿。
某天中午,师青玄搁下筷子,笑眯眯地看着贺玄盛了一碗又一碗。
“你还要盯着我看多久?给我等着,等我吃完这些就看回来。”埋在碗里的贺玄说。
师青玄笑得更加灿烂了。
真是,吃得好认真,太喜欢了!

22.给摔破膝盖的恋人贴OK绷
某天中午,正在午睡的贺玄被客厅传来的一声惨叫吵醒了,他一下子翻下床,冲到了客厅:“你怎么了?”
师青玄正坐在茶几旁,抱着膝盖一脸欲哭无泪:“摔倒了,流血了。”
贺玄看看他的膝盖,确定并无大碍后,冷冷地丢下一句“你自己解决”,就要回去继续睡。
身后的师青玄一边缓慢挪动一边低声呜咽,贺玄没走几步就又折了回来:“坐着别动。”
师青玄乖乖地等着他。
贺玄从抽屉里取出创可贴给他贴上,叹了口气:“真是个废物。”
师青玄也笑了起来:“不是还有贺兄嘛。”

24.吃掉粘在恋人嘴边的饭粒
今天贺玄居然只吃了一碗饭,师青玄忍不住跑到窗口看了两次,才确定太阳真的是东升西落。
贺玄风卷残云般吃完了饭,就支着脸盯着师青玄看了起来,师青玄想起上次贺玄说的“要看回来”,暗自感叹还真是天道好轮回。
贺玄的眼睛很漂亮,像一泓清泉,却又深不见底,师青玄被他盯得毛骨悚然,也草草吃完了事。
“别动。”贺玄突然开口道。
“啊?”师青玄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贺玄凑了过来,他作势要亲上去,却不想贺玄只是在他颊上轻轻一舔。
“吃饭都能吃脸上,真是废物。”

26.并肩躺在草地
对于师青玄的盛情邀请,还是拒绝的好。
这是坐在草地上时贺玄的感想。
“贺兄你看,天空好漂亮!”师青玄不知合时已经躺下了,扑闪着眼睛望着贺玄:“你也一起躺下看看嘛!”
“别闹了。”贺玄权当他在说笑,自顾自地掏出一本书来读。
师青玄见状,拉住贺玄的袖口就坐了起来,然后顺势一翻,把他结结实实地扑倒在草地上。
“青玄,别闹了。”贺玄在他身下挣扎着伸出一条手臂,想要去捡自己被掀翻的书。
师青玄又是一按,笑嘻嘻地在他脸上亲了一口,这才松开了手。
贺玄倒在草地上,轻轻喘息着。他看看天空,又看看躺在身旁的师青玄,怎么也想不通自己为什么会陪他做这么幼稚的事情。
但是,今天的天空真好看。

28.透过鱼缸对视
自从师青玄从花鸟市场带回了几条花鲤鱼,清洗鱼缸就成了贺玄的日常。
“哇!贺兄你脸好大!”某天下午,师青玄在鱼缸的另一边对贺玄说。
“再胡说八道就跟你的鱼一起滚出去。”贺玄头也不抬地继续换水。
于是很长一段时间,那边都没有声音了。
贺玄反思了一下,觉得自己说得的确有些过分,就想着安慰他一下,没想到刚抬起头,就看到了师青玄那双扑闪着的大眼睛。
贺玄愣愣地看了很久,才发现那双眼也愣愣的。
好啊,原来是看鱼入神了。
贺玄不再理他,端起水盆就要走,师青玄却突然说话了:“贺兄,我在看你。”
“什么?”贺玄回过头。
“我说没有看鱼。”师青玄从鱼缸后站起身,望着贺玄:“贺兄真好看。”
“呆子,你脸也不小啊。”
鱼缸里的鱼快哭出来了。

30.求婚
贺玄难得地约师青玄出去玩了,虽然地点是公园的小河边,师青玄也甘之如饴。
“为什么不加班还要我自己走啊?”师青玄一边低头踢石子,一边自言自语。
即使是夏天,夜晚的风也有些凉了,他缩了缩脖子,暗自后悔没有穿件外套,下一刻,一件衣服就披在了他身上。
“穿这么少?”贺玄不知是什么时候过来的,逆着光看不清表情。
“恩,穿少了。”师青玄转向河边,不再看他:“回去又要感冒了。”
二人都没有再说话,只是并肩沿着河滩缓步走着。不知为何,师青玄总隐隐觉得贺玄有话说,所以也没有往日的调笑,而是安安静静的。
会是什么呢?要去别的地方工作?家里给他安排了相亲?还是... ...要分手?
师青玄打了个寒颤,不敢想下去了,突然,他发现自己身旁的贺玄不见了。
他回过头,只见贺玄站在他身后不远处的阴影里,依旧看不清表情。师青玄深吸一口气,开口道:“你到底要说什么?说吧,我受得住。”
“真的?”贺玄的语气似乎多了一分期待。
师青玄差不多已经在心里给自己判了死刑,正当他考虑着一会儿被甩了该如何反应才能显得洒脱自然的时候,突然听到贺玄说:“结婚吧。”
“啥?”师青玄觉得自己听错了。
“我说,”贺玄突然极其OOC地冲他喊道:“师青玄!结婚吧!”
师青玄的大脑瞬间短路,不知道怎样才能看起来欣喜又不做作。
下一秒,他就撞进了一个温暖的胸膛。
晚间的河滩人很少,只有远处有几个人在吃烧烤,调笑声被风吹得有些不真切。
师青玄倚在贺玄怀里,还觉得像在做梦,突然,贺玄松开师青玄,取出一个巨大的盒子,单膝跪地,十分虔诚地递了上去。
虽然是第一次被求婚,但好歹也是看过电视的,这么大的盒子,得是什么样的戒指啊?
震惊之余,师青玄还是伸手接过,在贺玄热切的目光下打开了盒子。
一只檀木大碗赫然入眼。
贺玄似乎很开心:“这是我最喜欢的碗,我自己都舍不得用的。”
师青玄满脸黑线地望着他,沉默片刻,终于开口道:“谢谢你的信任... ...可是贺兄,你见过求婚送碗的吗... ...”
贺玄并没有觉得哪里不对:“我不就是吗?不管怎么样,你收了就算是答应了。”
师青玄哭笑不得,强迫自己接受了这种设定,这才望着贺玄,认真地说:“我爱你。”
贺玄今晚似乎特别爱笑,只见他从口袋里取出一枚戒指,认真地套在了师青玄的无名指上:“我也爱你。”
不远处的天空中,一束烟火绽放开来。

(╯°Д°)╯— — — — — —ノ( ゜-゜ノ)
跟鹤兄约好的联合搞事,本来说好上午发,结果被我硬生生拖的现在..跪地
那个..放飞自我看着开心就好
满足一下自己恋与双玄的恶趣味
祝各位情人节快乐♡